精彩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 起點-353,雪鴞:第二章(3)相伴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寮村是一个旅游度假村,有陌生人来往,很是正常。当地的居民不会对来那里的陌生人多一个心眼儿,多了解一下陌生人的行踪。但警察,还是让他们把记忆中看到的人和在旅馆登记住宿的人,尽最大可能提供详细信息给他们,他们会逐一去排查,寻找可能的嫌疑人。
逐一去走访凶案发生那段时间去过寮村的游客,是一个庞大的工作,但警察们还是竭尽全力去调查了。去那里的游客,基本都是附近城区的人,而且都是结伴去旅游的,单独去寮村游玩的人几乎没有。关晓推想丢尸体的人是单独行动的,既然大家都是结伴而行,想必犯罪暴露的嫌疑会很大,嫌疑人不会和伙伴一起游玩时犯罪,并扔尸体到林中。如果说寮村本地的人犯罪的话,到是有可能,毕竟本地人熟悉那里的环境,知道把尸体丢到很少有人去的锥子形河道边的深林里。当然,嫌疑人是经常去寮村的游客,熟悉那里的环境也是说不定。虽然,警察们把无数个可能想到了,也实际行动去找寻了嫌疑人,但自始没有结果。
关晓断定尸体是被人用船运到锥子形的河道边,再拖拽上岸,把尸体扔到山林中草丛里的。
关晓确认了一下日历,今天是8月27日,距离发现尸体已经过了6天,经过法医检测,死者死亡时间不到三天被人发现的,这意味着,20日左右,有人开船运送尸体到山林中。嫌疑人要么是本地的船夫,要么是有人在租船公司租了船运送尸体。
关晓亲自去问了寮村的3家租船公司,由于是河道,船只都是小型的渔船。20日左右,到是有人租船进河打渔,但都是结伴而行的游客,而且都是白天行动,天黑之前就会还船只给租船公司。
关晓推测,丢弃尸体的人,是单独行动,所以从租船公司了解嫌疑人,也不是明智之举,租船公司的人说了,租船的人都结伴打渔的人。再者,凶手有心要避人耳目地运送尸体,是不会招摇地租船运送尸体。当地有几家私人拥有船只的家庭,关晓和警员们也逐一拜访了,他们20日左右都有不在场证明。
在寮村这个闲杂人员很多的地方,打探行踪诡秘的人——也就是警察想象中的嫌疑人,着实不容易。
关晓带领他的组员在寮村,再一次奔走访问了三天三夜,也没有调查到可疑的人。不禁让他怀疑,凶手是隐身人,谁也看不见他。他做刑警十五年来,从来没有因为一桩案子,他花费那么多时间和精力,竟然丝毫的收获都没有。
关晓在凶手丢尸体的方圆十里以内,找不到目击证人,那就得改变方向去侦查这个案子。
接下来,他打算从姜洁白复杂的人际关系去了解。姜洁白有正式的男友,却怀了别人的孩子,就这一点,说明她的人际网络不简单。
关晓首先和姜洁白的男友邓长志进行了一次长谈,姜洁白失踪遇害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同居着,并平时工作也在一起。
邓长志是一个自主创业的年轻人,做各种小型电子产品的外贸生意,时下流行什么电子产品,他就拼命把产品卖到世界各地,算的上是一个非常有生意头脑的人。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txt-353,雪鴞:第二章(3)鑒賞
邓长志的外贸公司在繁荣商圈的一栋高的蓝色玻璃房的顶层,有十多号忠诚于他的员工。他平时不在公司,公司的生意也能正常运转。关晓不能轻易见到郁着气的邓长志,去跟他的员工谈话过,希望能够得到一些对他破案有用的信息,最终一无所获。
邓长志得知他失踪的女友姜洁白被人发现勒死在寮村河边的山林中,他放下了手头所有的事——应该说他没有任何心思做任何事,把自己关在家中房间里伤心,谁也不见。所以,关晓亲自上门见邓长志,吃了一个完美的闭门羹。
关晓让人通知姜洁白的父母来领取她的骨灰,邓长志才踏出家门,跟着一起来领姜洁白的骨灰,并参加葬礼,算是送女友最后一程。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353,雪鴞:第二章(3)鑒賞
姜洁白的父母对女儿失踪遇害,他们自己也是没有一点儿头绪。
当关晓跟他们说到他们的独生女儿的男女关系时,他们一致认为女儿是单纯的,不会弄出复杂的男女关系,最后还危及自己的生命。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女儿的命运竟然是这样的,他们还憧憬着,在他们年老死亡前,能够看着女儿结婚生子,幸福安康呢!
姜母特别强调,姜洁白从小是一个乖乖女,对父母孝顺,交友谨慎,学习工作认真,不会招惹仇人,至于女儿不是怀的男友邓长志的孩子,肯定是她经历了什么事,比如遇上坏人,强迫跟她发生了不该发生的男女关系,从而让她怀上了不该怀的孩子。她女儿肯定是受害者,绝对不会脚踏两只船,有正式的男友,还怀上另外男人的孩子。
关于女儿男女关系上的事,姜父缄口不言,可能是他天生不善言辞吧!只会对失去女儿隐忍着悲伤。
等邓长志参加完姜洁白的葬礼后,关晓决定堵住他,一定要跟他好好谈谈,对姜洁白生前近况的了解,他应该多余她的父母。据关晓了解,姜洁白自从和邓长志未婚同居后,就没有时常呆在她父母身边了。他也跟她父母确认了这点。
关晓也参加了姜洁白的葬礼,除了要抓住机会和邓长志谈话外,还希望在葬礼上能够发现可疑的人。由于姜洁白年纪轻轻被杀人杀害,所以她的家人把葬礼办得很简单,出席葬礼的人,都是非常亲近的亲友,不到二十人,自然也就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儿的人。
关晓在邓长志的车旁,等到了面色昏暗的邓长志。
“你有什么要问我的,我去你的警局,再问吧!”邓长志低着头,从关晓面前经过,打开车门,沉声说道。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