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都市戰神殿笔趣-第0267章 一場血戰看書

都市戰神殿
小說推薦都市戰神殿都市战神殿
药草园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小玉儿没有在继续作恶,暂时安稳了下来,但是李文浩知道自己必须要离开了。
但是离开前,他找到了端木家的家主,端木瑞祥,将端木碧霞的事情一一与他详细说了下。
“这本来是是端木家的私事,本不该我一个外人多嘴的,但是我有一句忠告,还请端木家主好生听听。”
“少侠请说。”端木瑞祥,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了解到了李文浩的为人,这小伙子 血气方刚,实力不错,天赋那更加是没的说,关键他的人品还很好,这样的一个人,他端木瑞祥想要好好结交。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都市戰神殿-第0267章 一場血戰讀書
“人一出生,属于自己的时间和决定本就不多,即便我辈修行之人,都要被天道所束缚,更遑论人世情长?我辈之人要活的潇潇洒洒,敢爱敢恨,而不是沦为家族的牺牲品,毕竟人是有情感的物种。”李文浩看向端木瑞祥意有所指。
“我身为这一代的家主,肩上的责任就是带领我族走向辉煌,走向繁荣,有的时候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忽略了一些事情,我真的很难,即便是我自己的亲人我也无可奈何,因为决定她们命运的不是我,而是家族的责任,如果他们真的不愿被家族所累,那我也会适当考虑。但是我想我端木家族的儿女都是为了家族着想的好儿郎。”
“嗯,我言尽于此,希望端木家主有空没多走动下,了解下明间疾苦,毕竟这些人都是你的族人,他们的存在于衷心关乎着端木族的未来,依靠其他势力不是不行,但是自身强大才是王道。”李文浩说完转身告别了端木瑞祥,起身前往了其他地方。

司徒玉与沿路返回了自己的家族,李文浩的一次操作,相信司徒家暂时不会为难她,至于王家,李文浩早晚有一天会亲自前往。
而李文浩面对端木碧霞时,告诉她,她已经将事情的始末完完本本的告诉了族长,如果族长在意他们,或者考虑下层人的切身感受,那么这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对此端木碧霞并没有在多说什么,因为人家已经尽力的在帮自己了,原本端木碧霞以为只有奉献出自己才能得到李文浩的帮助,现在看来是自己小看李文浩了。
当李文浩找到小玉儿与星奴的时候,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因为这两个人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许许多多的灵粹,这些东西想必是洗劫了某个家族的宝库。
李文浩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着他们尽快的离开,端木家族的势力范围,因为在耽搁下去,恐怕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李文浩带着两人快速的离开了,端木宇本想着和李文浩一起出去闯闯的,但是却被家族长老拦住了,长老告诉他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快速的成长起来。
因为端木家的未来需要靠他一手支撑起来。所以家族的几位长老在李文浩在的那段日子,邀请李文浩为他们研制了一只药丸,这种药丸不但可以提升境界,甚至可以逆改经脉。
只是只是这种药丸太过逆天,端木家在李文浩的授意下 并不打算对外公布整个消息,不然端木家族即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攻击。
一旦有些组织不顾一切想要得到这种逆天的药丸的话,端木家势必要经历一场血战!
所以只有几个至亲嫡系才知道这件事情,其余人是一概不曾透露,因为事关重大。
“药王!您难道还不打算出手吗?传说之中失传已久的太昊神针现世了!”帷幔前一名老者将身体弯的很低恭敬的说道。
“终老,是觉得我不如他吗?还是你觉得我这药王的名号来的名不正言不顺?”帷幔之中传出了一个维美的女子声音,女子的声音不紧不慢,但是听到老者耳中,顿时让他亡魂皆冒。
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药王恕罪,老奴不过是据实汇报,我不想任何一种变故,影响到我们药王谷的声誉,毕竟医圣传人,炼药师等称号只有我药王谷才有权利拥有,其余人都不被认可。”
老者诚惶诚恐的说道,但是整个人的身体却是在瑟瑟发抖,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因为他们这位药王主子喜怒无常,不好揣度。
“这个世间有很多未知的存在,与变数,我药王谷是不可能一家独大的,但是要想成为合格的炼药师,或者医圣传人,不是他嘴巴说说,说是就是的,他需要得到炼药师协会与药王谷的双重认可,至于医圣传人,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因为我就是医圣传人,尽管,我现在还没有修炼那失传的太昊神针,但是我依旧是正统的医圣传人。”
“此子存在对我药王谷威胁极大,要不安排些人直接将其扼杀!永除后患?”老者继续建议道。
“此人竟然能够冒充医圣传人 且修炼有太昊神针,只怕不是易于之辈,我担心他背后也有强大的靠山,我们需要的是静观其变,不要主动去揽其锋芒,成为他的磨刀石!”药王细声细语的说道,女权姿态尽展无疑。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都市戰神殿-第0267章 一場血戰熱推
“那就放出消息称,这个医圣传人是假冒的,他偷取了我们药王谷的药经,所谓太昊神针便是偷学我药王谷的。”老者感觉自己这个计策不错。
但是就在他暗暗欣喜,感觉自己出了一个好主意时,却是招来了那药王的怒骂声。
“终老啊 终老,你这些年看来都白活了,你因为世人是那么好蒙骗的吗?那太昊神针我都不会,谈何说人家偷盗?再者药王谷有护山大阵在运转,别说一个小小的人间修士,即便是修真者也不可能轻易破解!你说他偷盗,这个罪名只怕不会成立。”
“那依药王的建议,我等当如何因应?”老者再度开口道。
“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他不主动挑衅我药王谷,我们就暂时与他井水不犯河水,你等不得随意出手,否则以门规处置!”药王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