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第450章開地圖炮相伴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450章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韦浩起来后,还是去习武,然后洗漱完毕吃完早饭,直奔皇宫,到了皇宫门口,看到了那些人基本上都来气了,李靖看到了韦浩过来,也是笑了起来,知道今天的这场争辩是不可避免的。
“慎庸,这边!”李靖对着韦浩喊道,韦浩也是翻身下马,往李靖这边走来,而路过那些文官的时候,那些文官都是侧目看着韦浩,他们很多人也知道韦浩今天为何过来。
“岳父!”韦浩到了李靖身边,对着李靖拱手说道。
“嗯,今天怎么有空上朝?不过,现在京兆府做的那些事情不错,虽然还没有完全建设好,但是百姓们知道了,都是拍手叫好的,其中那些投入使用的茅房,百姓们都说,太方便了,以后逛街就不担心找不到解决的地方了!”李靖微笑的看着韦浩说道,韦浩听后,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这一块啊,我们这些人,还是真不如慎庸的,对于百姓身边的的事情,我们居然视而不见,甚至说,根本就想不到这一层去,这个是我们这些官员的失职!”房玄龄也是笑着说了起来。
“哪有,这还是要靠这两个县的返税,如果没有钱,这些事情,我也没有办法去做!”韦浩站在那里,笑着看着他们说道。
“嗯,不过,慎庸啊,你的那本奏章,你可要考虑清楚了,这个不单单对大家有影响,对你自己也是有影响的,五代亲属不能入朝为官,这个太严厉了,
而且,现在对于界定贪腐和渎职也不是很清楚,谁知道,到时候被人冠一个渎职,那就有的受了!”房玄龄站在那里,看着韦浩说了起来。
“嗯,房仆射,你说的我都懂,但是,房仆射,你考虑过没有,为何提高了大家的俸禄,他们还不一心为百姓做事情了,渎职有两种,一种是自己不知道,而且也没有能力改变,另外一种,就是明明知道可以做好,但是就是不做,那这样的官员,可恶不可恶?”韦浩站在那里,看着房玄龄说道。
房玄龄听到了,没说话。
“另外,不说其他的地方,就说万年县,万年县我去之前,那些道路十年前是什么样子,十年后还是什么样子,破烂不堪,一旦下雨,都没有办法走,而万年县,每年朝堂也会拨付很多钱下来,为何就不见修一下?
现在的官员,他们只是被动的等事情来做,比如,审案,比如发了天灾,去赈灾,钱还需要朝堂出!比如河道,都是工部去修,工部如果不去修,地方官员根本就不管,等发大水了,那些官员就申请赈灾了,这样能行?
房仆射,这样是不行的,如果天下官员都这样,百姓有他们没他们,有什么区别,甚至没有他们,百姓们还能过的更好,最起码没人贪腐,也没有人欺凌他们。”韦浩继续对着房玄龄说道,房玄龄听到了后,叹气的点了点头,这个也是现状,但是韦浩这一次,打压的面太大了。
这个时候,宫门打开了,房玄龄说了一句:“走吧,该上朝了!”
“房仆射请,岳父请!”韦浩站在那里,对着他们两个说道,他们两个点了点头,开始往里面走去,而韦浩也是等了一会,跟在后面进去,毕竟前面还有这么多公爵和亲王,得需要让他们先进去才行,
很快就到了甘露殿外面,没等一会,王德出来宣布上朝,韦浩他们也是进入到了甘露殿当中,韦浩还是在自己的老位置坐下,不过,这次韦浩没睡觉,而是平静的看着自己前面,其他的官员,也是时不时的往这边看着,
没一会,李世民坐到了龙椅上面,宣布上朝。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诸位,朕让你们写的意见,为何还有这么多官员没有写上来,是没有意见吗?”李世民坐在上面,看着下面的那些官员问道。那些官员听后,没回答,因为他们不同意。
“豆卢宽,你的奏章为何没有写过来?你同意?”李世民接着盯着礼部尚书豆卢宽问着,豆卢宽也没有想到,李世民第一个问的是自己。
“回陛下,臣不同意,因为不同意,所以臣不知道该如何写建议!”豆卢宽马上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哦,不同意,就不知道怎么写?”李世民听到了,马上盯着豆卢宽问着。
“是,陛下,确实是不知道怎么写!”豆卢宽点了点头。
“那为何不同意?”李世民继续追问着,
豆卢宽心里也是郁闷,这么多人没写,干嘛要盯着自己不放,可是不回答也不行,于是拱手说道:“回陛下,臣的想法是,夏国公如此规定,存在在巨大的漏洞,如何界定那些贪腐,如何界定渎职?
还有,五代以内,不能参加科举,这样做也太狠了,如果这个消息被长安城外的那些的官员知道了,还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反应,我想,他们肯定会非常不满意,他们本来就是远离京师,而且替陛下守护一方百姓,但是现在有人在他们背后,捅了这么大一个刀子,我想,他们心里肯定会不平衡的,还请陛下明鉴!”
“不说,你这话有毛病吧?我捅刀子?”韦浩听到了后,站了起来,看着豆卢宽质问了起来。
“难道不是吗?这里面不好界定,到时候如果有人要陷害一个官员,就会举报他渎职,查都不好查,如果这个官员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上面没有朋友,那么很快就会被抓,到时候他们的子女,也要跟着受害,
夏国公,我们知道你的心是好的,想要给官员们提高俸禄,但是用这样的方式,老夫认为,太严厉了!”豆卢宽对着韦浩拱手说道。
“严厉?行,那我问你,你说朝堂要不要反腐!”韦浩站在那里,盯着豆卢宽说道。
“那是自然要的!”豆卢宽点了点头说道。
“既然要反腐,一旦查到了贪腐,是不是要被抓,按照大唐律,贪腐的金额超过了200贯钱,就要问斩,同时家里的人也要流放,是与不是?”韦浩继续盯着豆卢宽问着。
“是!”豆卢宽点了点头。
“流放到岭南,你也知道十不存一,就这样,他们的子女大部分都活不下来,而现在,我让他们劳役,只是让他们不能参加科举而已,命还是保住了,到底是我严待他们,还是之前严待他们?
另外,你说的老实的官员,他不会贪腐,家里过的一贫如洗,现在提高了俸禄,让他们不为钱的事情操心,只要一心办好朝堂的事情,就可以了,这样对他们还不好?难道说,非要贪腐,让百姓骂,顺带着骂朝堂,骂陛下,等天下的官员都是如此了,百姓们揭竿而起?
豆尚书,你也做到了尚书,你家里不能说穷,可是你去看过那些外面县令的家里吗?可谓是除了有几口人,别无他物!这样做官,你还指望着他们为朝堂出力吗?你还指望着他们不贪腐吗?如果是我,我也会想办法赚钱!”韦浩站在那里,盯着豆卢宽问道。
“可是,如何界定?”豆卢宽盯着韦浩问道。
“先不说界定的事情,我就问你,提高俸禄你同意吗?”韦浩盯着豆卢宽问道。
“同意!”豆卢宽点了点头,这个肯定是同意的。
“那,反腐,严厉打击渎职你同意不同意?”韦浩继续盯着豆卢宽问了起来。
“这,同意!”豆卢宽点了点头,这个谁敢说不同意啊?
“既然都同意,那界定的事情,是事情吗?这些你们这些官员,可以去写出来,可以商量出界定的办法出来,比如,贪腐,只要是动了朝堂的钱,一文钱都是贪腐,如果是别人送礼,也要区分,分为亲朋好友送礼和利益既得者的送礼,
比如,我和你是同僚,每次拜访我提一些我自己家的茶叶过去,那叫礼尚往来,如果是你的部下来看你,提了一些小礼品过来,价值不超过1贯钱,不叫送礼,这个还不好规定吗?
另外渎职,分两种,一种是朝堂交代办的事情,不给办,这个是铁定渎职的,另外一种就是,当地的官员,有几件事待办,但是手上的钱,只够办一件事,他只要办了,其他的事情办不了,那不算渎职!这些你们不可以去规定吗?不可能什么事情都要父皇来规定吧?”韦浩站在那里,盯着豆卢宽说道。
豆卢宽此刻没话说,不知道如何反驳。
“怎么,我说错了?”韦浩看到了豆卢宽没话说,就盯着他问了起来。
“不是,只是说,这个!”豆卢宽此刻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韦。
“那个?前面两个你可是说同意的,那为何还不同意这本奏章?”韦浩盯着豆卢宽说道。
“夏国公,最难的就是界定,你说规定,可不好规定啊!”一个侍郎站了起来,对着韦浩拱手说道,韦浩一看,是刑部的。
“不好规定也要规定,现在陛下既然想要给天下贪腐官员家属一个活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你们都不把握,还想要说不同意?你们不同意,陛下就不会同意把流放该为劳役!”韦浩站在那里,盯着那些官员说道。
“什么?”
“这?”
“这个不是说实行吗?”
“陛下,此事可当真?”..
韦浩的话一出,那些官员们全部傻眼了,纷纷看着李世民这边。
“朕本来想要以仁治天下,不希望那些不是罪大恶极的人,就这样送命,但是现在你们说,不好界定,朕现在也在犹豫当中,要不要推行,否则,一旦那些官员知道了,贪腐后,家属也不会死,那肯定是不行的,这样天下就没有好官了!”李世民端坐在那里,点了点头,语气沉重的说道。
“这,陛下,此事还是需要再议才是!”一些官员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议啥,父皇,不议论了,没意义,他们不同意!”韦浩站在那里,马上对着李世民说道。
“韦慎庸,可不许胡言!”孔颖达站了起来,对着韦浩说道。
他们也知道,韦浩对李世民的影响很大,如果韦浩说不实行了,那还真的有可能不实行,这样天下的官员,可会骂他们这些反对的人。
“我怎么胡言了,我是要这样,你们不让,说什么不好界定,诶,我就奇怪了,明明是你们不同意的好不好,怎么成了我胡言了?你们这些文臣,可真会玩文字游戏,心思根本就没有用在朝堂上!”韦浩马上就开地图炮了,他想要放假,想要去坐牢,这样的话,自己就又可以休息了!
“韦慎庸,我们没有说反对,只是说不好界定,但是还是可以界定的!”豆卢宽此刻也是对着韦浩说道。
“算了吧,拉倒,没意义!”韦浩摆了摆手说道,
而坐在上面的李世民,则是奇怪的看着韦浩,现在那些官员都松口了,这小子怎么还不同意了,非要和他们打一架不行?不过他没有问。
“韦慎庸,既然大家都同意了,咱们就不讨论,到时候界定,大家一起来商议!”魏征此刻也是站了起来,对着韦浩说道。
“切,你们这帮人,就是这么虚伪,牵扯到了自己的利益的时候,比谁都积极,当威胁到你们的利益的时候,就反对,你们最虚伪!”韦浩鄙视的看着那些大臣说道。
“韦慎庸,休得胡言!”孔颖达很生气的对着韦浩说道。
“就说你,你最虚伪,之前怎么不说同意呢,你写了奏章了吗?肯定没有!”韦浩指着孔颖达说道。
“韦慎庸,你想作甚?”一下官员的脸面挂不住了,韦浩当着陛下的面,说他们虚伪,那他们可忍不住。
“瞧不起你们啊,没看出来吗?就是瞧不起你们这帮读书人,天天仁义道德挂在嘴边,但是做事情和鸡鸣狗盗之辈,没什么区别,还自诩为学富五车,我看是学到狗肚子里面去了。”韦浩继续开地图炮,
反正自己要放假,李世民答应了自己,只要和他们打架了,那自己肯定是要去坐牢的。现在他们同意了,不好继续说奏章的事情了,那只能想办法攻击他们,要不然,他们不发怒,也打不起来。
“韦慎庸,你,你莫要张狂?”孔颖达此刻气的脸都红了,韦浩可是指着自己的鼻子骂的。
“韦慎庸,此话可不妥!”高士廉也是对着韦浩说道,他也听不惯韦浩这样说。
“我说错了吗?那里说错了,你们指出来!父皇说不同意改流放为劳役,你们就变换了态度了,你们为何要变啊,不就是怕到时候犯事了,自己的家属被流放吗?哦,现在让他们五代不能科举,你们就反对,如今陛下一变,你们马上就变了,有本事继续坚持啊!”韦浩对着高士廉他们继续喊道。
“韦慎庸!”萧瑀此刻也是看不下去了,指着韦浩大声的喊着。
“干嘛?你声音大啊,不要以为你年纪大,我就怕你,来,一只手!”韦浩说着就伸出了一只手出来,意思很清楚,一只手单挑你。
“你,你,不可理喻,不学无术!”萧瑀被韦浩这么一顶,那个难受啊,但是又不好说韦浩说道。
“我不学无术,哎呦,谢谢你夸奖我,我可不想和你们一样,读那么多书,学的都是鸡鸣狗盗,学的都是虚伪,都是趋利避害,根本就不敢去为百姓发声,说是为官,根本就不是为了百姓,而是为了自己!我才不要学你们的!”韦浩此刻更加得意了,对着那些官员非常挑衅的说道。那些官员气的啊,此刻脸都气的发青。
“韦慎庸,老夫今天就是被你打死,也要教训你一顿!”孔颖达真是忍不住了,这老头,虽然是读书人,但是脾气也很爆,喜欢单挑。
“来,你放心,我打不死你!”韦浩马上勾了勾手指说道。
“慎庸,够了!”李世民看场面可能要失控,马上对着韦浩喊道。
“陛下,臣要弹劾韦浩君前失仪,大放厥词,请陛下处罚!”魏征此刻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喊道,本来他是不想弹劾韦浩的,但是韦浩刚刚把他给骂了。
“切,父皇,儿臣要弹劾他们,他们虚伪,欺瞒父皇,只想要占着朝堂官员的位置,根本就不想为朝堂干活,而且还想要贪腐!”韦浩马上也弹劾了起来。
“韦慎庸,你说清楚,谁贪腐?”萧瑀站在那里,气的胡子都飞起来了,盯着韦浩大声的喊着。
“我说你了吗?我说你们!”韦浩继续挑衅的看着那些大臣,这下李世民完全明白了,这小子是来挑事的,是想要来打架的,然后让自己关到大牢里面去,他要休息几天,于是马上呵斥住韦浩喊道:“慎庸,休得胡言!”
“父皇,真的,我就要弹劾他们,你瞧瞧他们,父皇你说不同意改流放为劳役,他们就开始同意高薪养廉了,不是虚伪是什么?”韦浩继续戳着他们的伤疤说道,气的那些官员们,拳头都握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