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狂暴逆襲 ptt-第二七一六章 恐怖草海鑒賞

狂暴逆襲
小說推薦狂暴逆襲狂暴逆袭
“这是……哪里?”
布龙有些茫然和慌张。
到处是参天的巨树,到处是密集的草林。
到处是险峻的山峰,和无数的青蛟。
他似乎,进入了一个,即将蜕变为龙世界的无边荒域之中。
参天的巨树,足够吓人。
每一株树,都遮天蔽日,低矮的也都高达百丈千丈,这些还都是如灌木一般的存在。
高壮的巨树,树冠都插入了青云,仰头都看不到最下面的树杈。
至于草林,那不是夸张,而是真实的写照。
大片的青草,草浪滚滚,无边无际。
每一株野草,小的丈许高,高的上百丈。
上百丈的的草,能叫草吗?
无边的草林形成草海,布龙觉得,自己不释放出龙身法相来,别说走进巨树荒林,就是走进草海之中,也刹那就消失了。
这还不是最让他感到惶惑的。
而是几乎所有的超过万丈的巨树上,都蜿蜒缠绕着,一条千丈青蛟。
这些青蛟的气息非常庞大,类比一下神族武修,大概也都在极境大帝境界。
入云的巨树青盖上,居然有巨大如小湖泊一般的眼睛在冷冷地俯瞰。
布龙失忆了没错,但是他不是真的傻。
感应一下这个比例,觉得那拥有着小湖泊一般蛟目的青蛟,至少也有十万丈大小的样子。
这些青蛟,数量庞大到,让布龙都心悸的程度。
拥有小湖泊一般蛟目的青蛟,那实力怎么也抵得上极境中位神了吧?
这特么还是野生放养,自生自灭的一般,数量繁衍到数以千万,甚至数以亿计。
布龙自己的境界,巅峰时期乃是一阳七重光的主神境。
当然不会害怕这样一些青蛟。
还没有化龙,再厉害的青蛟,他也是低等生命。
自己爆发一下血脉,来一嗓子龙吟,还不得全都啪啪掉下来?
然而这不是关键。
关键的是,他在这辽阔无边的世界之中,闻到了一种特别熟悉,但是又说不上缘由的气息来。
此时他手中持有的,乃是由四块残片弥合之后的牧神图。
此时的牧神图,在没有催动之下,一条牧神之鞭,却突然自己爆发。
但是并没有抽击出去,而是悬浮在牧神图残片中央,陀螺一般旋转一下,就指向了某个方向,一动不动了。
布龙就是再傻,也明白了,这是指示他前进的方向。
但是,他想前进,那草海不让。
傻龙此时释放出来龙神法相,高达万丈。
这是一个随意释放的高度,不是他能释放的极致高度。
按照他此时身具的龙血能量,释放出来一颗如星辰一般的龙身,都不是问题。
但是,因为那种熟悉的,但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的气息,让他对整个神秘的世界,充满了敬畏。
似乎,有一种来自血脉的暗示,只要他敢在这个世界之中胡作非为,就必将受到难以承受的打击。
甚至,他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磅礴的龙血,都在发出一种自己难以置信的敬意。
似乎,有一种超乎想象的血脉,在压制着他身具的龙血。
这些,傻龙不想去深究。
他想要去,牧神之鞭指示的方向。
并不想毁掉这里的一草一木。
但是,他巨大的双脚,插进地面上的草海之时,整个草海都暴动了。
丈许高的野草,百丈高的野草,此时化作一条条的绳索,一柄柄的刀剑,捆缚他的双腿,劈斩切割他的血肉。
当然,这并不能带给傻龙任何的伤害。
他腿上的龙鳞,比身上的细密,虽然不算特别的坚硬,但是这些野草想要破防,根本就做不到。
傻龙其实只要一抬脚,就能将这些长草踩碎。
但是,这个世界给他一种亲切和庄严,乃至神圣的感觉。
使得他不敢肆意妄为,甚至下不去脚,将这些长草踩踏。
但是,牧神之鞭指引的方向,必定有他想要得到的东西。
所以他必须要前进,只能朝着草海深处蹚去。
这就不可避免地,带给这些长草以伤害。
这些长草,一株株一片片地被拉抻延长,逐渐细薄,直到拉抻到自身长度的十几倍的时候。
傻龙心想,你们快要断裂的时候,估计自己就放开了吧?
然而,哪怕即将断裂的长草,发出细密断裂的声音,都始终不放开他的双腿。
甚至,因为他想要朝着草海深处移动,使得周边本身就高达百丈,宽阔如一面墙一般的巨大野草愤怒。
一株株的排众而出,将细小的野草挤到一边,似乎这些野草,都长了脚,会行走一般。
巨大的长草,似乎还会发出愤怒的意念。
劈面就将一片片草叶,化作巨大的刀剑,劈斩向了傻龙。
傻龙出手抵挡,一些草叶刀剑崩碎了许多缺口。
傻龙收手,但是更惹得巨草们纷纷而来。
无数的刀剑劈斩,铿锵之声密集,这让急于向前的傻龙发狂了。
“不要拦着我,我要去找我的芒芒!”
“不要拦着我,再拦着,我可发飙了哈!”
“天啊,你们都给本龙死开,本龙不想伤到你们。
但是你们怎么能够如此纠缠不休?”
“放开我,我要斩草儆猴了哈!”
然而,长草巨草,根本不理会给他的咆哮龙吟。
无数的长草,纠缠劈斩,就是个泥人,也要被激出来火性。
“嘭!”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一株巨草身上发出。
随即,这株巨草炸碎,是傻龙真的不耐了,直接绷紧了一块筋肉,将这跟纠缠在大腿上的长草,直接给崩碎了。
无数的长草,见到自己的某一个长辈,竟然被崩碎了,竟然发出惨叫,似乎全都发狂了。
更加猛烈的缠绕和劈斩,瞬间将傻龙淹没。
然而此时,面对如此攻击,傻龙却在一刹那,龙身僵直,龙瞳都在不可思议地聚焦,形成了巨大的斗鸡眼。
“吼!
这是什么?”
为什么本龙的体内,多了一股浩瀚的生命之力?”
“是那株被我崩碎的长草,它死亡之后,所有的生命之力生命能量,就全部归到我身上了吗?”
“天啊,我的女神,这是什么样的机遇啊!”
“如果我将这大片的草海,全部崩碎,那本龙的生命等级,会不会嗖嗖上窜?”
“可是本龙下不去手啊,刚才就是吓唬他们一下。
弄死一个,吓住全部,这是本龙的意思。
崩碎全部的长草,这是杀生啊!”
得了好处,但是纠结要不要下手下脚的布龙,快要哭了。
“爱狗兄弟,你快来呀,本龙不知道该咋办了啊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