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510章 哪個幕僚比得過武陽侯分享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长安食堂今日被包了下来。
百骑在畅饮,贾平安悄然去了自己的包间。
“郎君!”
高阳扑了过来,仰头,眼中全是爱慕,“你是如何成了道门中人?”
这个娘们为何问这个问题?
“为何问这个?”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510章 哪個幕僚比得過武陽侯
难道这个娘们想出家?
是了!
大唐皇室以后有出家的习惯。
“我在想,要不要也做个女冠,如此……”高阳突然吃吃笑了起来,“修一个道观,就我和郎君两个男女道人。”
那修炼什么?
贾平安觉得自己绝对会成为药渣。
“想都别想!”
“郎君偏心。”
“我何曾偏心了?”
高阳搂着他的脖颈,“我想要孩子……”
……
事实证明贾平安小看了高阳。
晚些他再度回去,衣冠楚楚,道貌岸然。
“酒菜只管要!”
贾平安很大气!
但高阳更大气。
“李大爷?”
李淳风竟然来到了长安食堂,贾平安赶紧迎上去,“这是想吃什么?”
“吃不了。”
李淳风看看那些炒菜,“太油。”
可回过身他却吸吸鼻子,“晚些弄几个菜回去。”
“小贾,那些钱可是你给的?”
“什么钱?”
贾平安满头雾水,“我没给钱啊!”
最近杜贺在嘀咕,说是老贾家眼看着就要多两个孩子了,得存钱。
这便是华夏一族最朴素的基操:从孩子还没影开始就在为他筹谋,钱财,房屋,嫁娶,乃至于他的孩子……
在这个世间活下来很艰难,唯有一家人联手才能过的更好。
李淳风盯着他,“小贾,你造孽了。”
“没啊!”贾平安浑身发毛,“李大爷,你可别吓我!”
“先前高阳公主令人送去三十万钱,又送了两千亩地……”
那个败家娘们!
“她就一个要求,和那些和尚势不两立!”
那个败家娘们……事前通个气不行吗?
李淳风拍拍他的肩膀,“看样子你也不知情。”
是啊!
我啥都不知道。
贾平安毫不犹豫的道:“要不……退一半?”
李淳风差点中风……
一半看来是多了。
贾平安诚恳的道:“三成也行。”
李淳风并指如刀,目露凶光。
“公主回去了。”
惹恼了李大爷就跑真刺激……贾平安趁机跑路。
二人缓缓而行。
郎君该夸赞我吗?
可一直到了岔路口,贾平安一言不发。
“我回去了。”
高阳笑的很灿烂。
贾平安犹豫了一下,“下次给少些!”
高阳一怔,贾平安已经远去了。
“给少些,什么意思?”
高阳猛地想到了自己送道门的那些钱财和田地,不禁就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笑声在夜色中传出很远。
贾平安到家,卫无双和苏荷正在角力。
二人单手相抵,卫无双神色轻松,苏荷面色涨红。
贾平安一进来看到这个场景,差点当即驾崩。
“收了!”
二人收功,贾平安怒道:“若是谁摔一跤怎么办?”
不省心啊!
两个女人看来太无聊了,不,是太热闹了。
“夫君,他们说你是道门中人。”
苏荷挽着贾平安的手臂,有些小崇拜,“你何时入的道门?我怎么不知道?我能不能进去?”
贾平安满头黑线,“为夫在道门地位尊崇,你进去了就只能做个座下童子。”
“那也行啊!”苏荷很是好奇。
卫无双拍着案几,“你原先是佛门的女尼,再入道门,真以为神灵看不到吗?”
“是啊!”苏荷双手合十祈祷了一番,然后说道:“神灵说没问题。”
卫无双败了。
贾平安点头,“回头我和太史令说说,让你做个女冠,你我夫妻联手修炼,定然能双双飞升。”
苏荷兴奋了。
“无双,你去不去?”
夫君在忽悠你,你竟然还兴致勃勃的……卫无双很头痛,“不去!”
“为何不去?”苏荷欢喜的道:“咱们一家子可以弄个道观啊!”
“孩子怎么办?”卫无双想一巴掌拍死她。
“孩子做道童。”苏荷眼睛都亮了,“无双你没见到过那些小和尚吧,看着心都化了。”
“想都别想!”
“无双……”
贾平安叹息一声,觉得两个娘子能自己组成一个家庭,而自己只是个配种的。
他去了书房。
刚推开门,他就觉得不对劲。
“你来晚了。”
沈丘背身站在黑暗中,声音从容。
你特娘的吓死我了!
贾平安真想一板砖拍死这厮。
他点了蜡烛,沈丘回身,“陛下说了,隐户就是在挖大唐的根,此次那些僧人出手,可见贪婪……”
“但此事陛下却不能再动了。”
历史上李治对佛门心怀警惕,但又有为了文德皇后监造大慈恩寺的举动,看似矛盾,实则便是里外两面。
沈丘点头,微微压了一下鬓角的长发,“此事有人在中间揣度,我以为应当是某个德高望重的和尚。”
“你说这个作甚?”
僧人们的势力太庞大了,连李治都不敢强硬动手,贾平安觉得自己还是装个小透明比较好。
“做人……要果敢。”
沈丘淡淡的道:“咱准备今夜就去探寻一番,你可敢去?”
贾平安冲动,而且好奇心强,这般激将,他定然会答应。
“也好。”
二人在街上游荡。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去哪里?”
贾平安觉得沈丘在无聊的转圈。
“咱在看。”
贾平安低骂道:“你竟然还不知道去何处?”
你个坑爹的玩意儿!
沈丘淡淡的道:“这叫做雷厉风行。”
晚些,他指着一个地方,“这后面就是庙宇。”
二人准备翻墙,沈丘洒脱的助跑,单手一撑,人就飞了过去。
贾平安站在下面……
我呢?
我特娘的不会轻功啊!
里面的沈丘都摸到了庙宇边上,低声道:“我进去之后,你盯着外面……”
他回头,“人呢?”
坊墙实在是太高了,贾平安站在下面,无语仰头。
沈丘的脑袋冒出来,随即抛下一根绳子,“我高估了你的身手。”
贾平安努力翻了过去,骂道:“沙场上耶耶能杀你这等十个。”
“呵呵!”
沈丘只是呵呵一笑。
到了寺庙的围墙外面,沈丘再度轻松翻过去,随后扔绳子。
贾平安很是淡定的翻过去。
沈丘站在那里,幽幽的道:“其实,你就是个累赘。”
“阿福!”
贾平安只是说了这个名字。
沈丘的气势马上低了一截。
我的崽果然威名赫赫啊!
贾平安不禁得意洋洋。
二人摸到了一个房间外面,沈丘轻松弄开房门。
啪!啪!啪!
沈丘在打火,贾平安满头黑线,“你就没准备火折子?”
“什么火折子?”
哎!
“就是行走江湖必备的宝物。”
“没听说过。”
点燃了蜡烛后,沈丘侧身,挡住了窗户方向,贾平安开始翻找书信。
十余封书信被翻找出来,贾平安一一查看。
三封书信有问题,里面都提及了隐户的事儿,而且还有些谋划……
此刻外面有僧人起夜上茅厕,见到这屋里有微光闪烁,就好奇的过来。
贾平安听到了脚步声,沈丘摇头,傲然挥手。
我来,你看着。
要得!
贾平安把三封书信收在怀里,准备跑路。
那僧人靠近房门,刚想说话,门开了,一个拳头冲了出来。
呯!
僧人双眼翻白,一头栽倒。
“有人!”
一个从茅厕出来的僧人路过,见状不禁喊了起来。
操蛋!
沈丘低声道,“跑!”
他拔腿就跑。
“抓贼了!”
整个寺庙都沸腾了起来。
火把,蜡烛,灯笼……
那些僧人大多衣衫不整的追了出来。
沈丘跑到了围墙边,回身看了一眼,却不见贾师傅的身影。
“咱就不该让他来!”
僧人们越来越近了,沈丘翻墙过去。
“追!”
“对,赶紧追!”
众人往大门跑。
一个声音格外的义愤填膺,“出去赶紧叫坊卒开门,还有,让兄弟们往坊墙边追,一段坊墙站一个人,看他往哪里跑。”
一个僧人赞道:“妙啊!好手段。”
“谁的主意?报名字,回头重用!”
“贾宝玉!”
“贾宝玉?法号是什么?”
“法号……”
人声鼎沸中,这段交流被打断了。
这等人才不能埋没啊!
几个管事的僧人都暗自记下了此事,准备等天明再把那人寻出来。
不过那人叫什么兄弟们,可见是红尘之心未泯,这个要告诫一下。
众人冲了出去,随即按照那个法子往坊墙边跑,一段留一个人。
“他在前面。”
沈丘在前面狂奔,每每往坊墙靠过去,那些僧人就鼓噪。
竟然手段如此了得?
沈丘深吸一口气,速度再快了几分,然后助跑,翻过去。
落地,他剧烈的喘息着。
刚才那一下透支了他的精力。
“贼人跑了,快,让坊正开门!追出去!”
里面乱哄哄的,沈丘却焦急的想杀人。
贾平安就在里面,定然是被拿住了,等被认出来后,这事儿谁都没法收场。
——百骑统领深夜进寺庙里做贼!
陛下会吐血!
沈丘寻到了金吾卫的人,随后弄了一套军服穿了,跟着往里去。
“都回去!”
和尚们全被赶了回去。
沈丘带着人直奔寺庙。
“被偷了何物?贼人在哪?”
“被偷了书信!”
沈丘皱眉,“方外人,书信丢了就丢了。”
是啊!
方外人心底无私,怕丢什么书信?
和尚们面色难看。
“贼人逃了。”
不对啊!
贾平安一直留在了寺里,怎地没抓到?
沈丘猛地想到了一个可能。
那厮会不会是躲起来了?
有可能!
“兴许还在寺里,让兄弟们散开搜查。”
一个僧人上前,“说是只有一个贼人,大晚上的就算了吧。”
沈丘冷着脸,“什么叫做算了?金吾卫的职责所在,来人,查!”
军士们冲了进去,几乎是地毯式的搜索。
“并无贼人。”
“再查!”
第二次依旧一无所获。
沈丘百思不得其解。
出了寺庙,他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安,就去了道德坊。
他依旧是翻墙进去。
到了贾家外面,就听里面有人说话。
“郎君说饿了,赶紧煮一碗馎饦来,多放些臊子。”
沈丘再度翻墙。
真的很轻松。
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从侧面缓缓滚了出来。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510章 哪個幕僚比得過武陽侯展示
阿福抬头,萌哒哒的看着他。
沈丘浑身僵硬。
边上有人阴测测的道:“再动一步,耶耶一箭射死你!”
左侧,王老二单手拎着刀,徐小鱼张弓搭箭。
杜贺拎着灯笼凑过来一看,转身道:“走了,回去!”
“回家睡觉。”
阿福也滚了回去。
沈丘站在那里,屈辱感潮水般的涌来。
随即贾平安出来,“咦!你竟然逃出来了?来来来,曹二,多做一碗馎饦。”
沈丘坐下,抬眸,不解的道:“你何时逃出来的?”
“很简单啊!”贾平安说道:“我把被你打晕那僧人的衣裳剥了,自家穿上,脑袋弄个东西盖着,就跟着那些僧人去追……他们一开门,我就趁机跑了出来。”
咱竟然没想到这等法子……
沈丘幽幽的道:“果然是武阳侯。”
“客气。”
贾平安把三封信递过去。
沈丘接了,仔细看看,说道:“从书信里来看,那些僧人最担心的便是朝中收紧度牒的发放,不过此事不好做,一旦收紧度牒,两边就会成为对头。”
李治不能两面树敌,所以方外这边只能一边敲打一边等待时机。
“关键是隐户和田地。”
和尚们太有钱了,不动产多的不得了,加上隐户无数,这便是一个庞大的势力。
后来就有人动心,于是动手……
“其实……太有钱了不好。”
“没什么不好。”沈丘目光幽幽,“有钱才能有势力,有了势力,陛下才投鼠忌器,否则哪来的麻烦?”
“人怕成名……豕怕壮!”
这些有钱的寺庙最后就被当做是豕给收拾了。
而道家因为清静无为,闲云野鹤,反而屁事没有。
贾平安不禁感慨着道家的老祖宗们果然有先见之明。
吃了馎饦,沈丘悄然而去。
第二日,贾平安先去了公主府。
“武阳侯来了。”
钱二迎他进来,说着自己最近的战绩,胜多败少,得意洋洋。
“拳怕少壮!”
贾平安丢下这句话就进去了。
“什么意思?”
钱二不解。
一个仆役说道:“就是说年轻人才厉害?”
钱二摇头,傲然道:“此言差矣……”
公主府自然不会小,后院各处风景不少,贾平安到时,高阳正和几个侍女在赏玩。
“公主,武阳侯来了。”
高阳回身,“今日怎么大清早就来了?”
这个娘们看着格外的娇媚,贾平安暗呼淡定,然后说道:“你那些钱财和田地都送给了谁?”
怎么问这个?
难道是不妥?
高阳说道:“是给了太史令,请他代为分发。”
“不错。”
贾平安说道:“等着嘉奖吧。”
他急匆匆的走了,高阳满心欢喜变成了幽怨,“我还以为他能陪我一日呢!”
肖玲笑道:“武阳侯事情多,他不是说等着嘉奖吗,公主等着就是了。”
“哪里来的嘉奖。”高阳摇头,“我只是想为他出气罢了。”
她带着人四处赏玩,随后回去。
“公主!”
有侍女来禀告,“宫中来人了。”
高阳急匆匆的去前院,肖玲喊道:“公主,羃䍦!羃䍦!”
作为贵女,出门要戴羃䍦,见外客也得戴羃䍦。可高阳从不在乎这个。
到了前院,来人竟然是王忠良。
“皇帝让你来作甚?”
王忠良笑道:“陛下今日说公主近来颇为贤淑,赏赐二十万钱,三千亩地!”
呃!
钱二瞪大了眼睛,心想公主贤淑?
你说公主爽直可以,但贤淑这个词是不是用错了?
但二十万钱啊!
还有三千亩地。
这年头土地就是会下蛋的金鸡!
可作为宗室你不能肆无忌惮的去兼并土地,于是这个赏赐就显得格外的让人羡慕嫉妒恨。
高阳却有些懵,“贤淑……哦!皇帝今日可饮酒了吗?”
王忠良脸颊颤抖,“陛下这番话是当着相公们说的。”
那就是没喝酒。可没喝酒,雉奴为何说我贤淑?
钱二赶紧去交接,外面全是他扯着嗓子的喊声。
“那么多钱,这家中的库房怕是都堆不下去。”
高阳依旧发蒙,心想皇帝为何赏赐自己。
什么贤淑她是不相信的。
“皇帝为何赏赐我?”
高阳也不遮掩,径直问了。
王忠良有些尴尬。
肖玲低声道:“这没个由头,公主心中不安。还请王中官指教。”
王忠良低声道:“今日陛下谈及道门,准备赏赐……武阳侯正好在,就说公主刚捐助了道门数十万钱,还有几千亩地。陛下大悦啊!当即说公主贤淑,随即就令咱来赏赐……”
你确定?
肖玲瞪眼。
王忠良点头,咱确定以及肯定。
肖玲回头转告给了高阳。
“小贾说等着嘉奖,就是这个?”
高阳心中欢喜,“可为何呢?”
肖玲也想不通。
钱二随即被招来充当智囊,几番分析都不靠谱。
“公主。”肖玲一脸忠心为主的模样,“钱二无用,咱们是不是该招募几个幕僚?”
“不要!”
高阳摇头,坚定的道;“不要幕僚。”
没有幕僚,遇到大小事我都能以此为由去寻小贾……
“钱二去百骑问问小贾。”
“公主,外面来了个百骑。”
高阳不禁脸色微红,心想小贾这是知晓我会迷惑不解,所以派人来解释。
好霸气!
屏风隔着,百骑在外面说道:“下官包东,武阳侯说今日那些僧人频繁出手,让朝中颇为恼火。可毕竟是方外人,不好下狠手,只能敲打。如此,赏赐道门便是敲山震虎。可陛下身为帝王却不好太偏心……”
高阳明白了。
肖玲欢喜的道:“于是公主的捐助便是帮了陛下一个大忙。”
高阳不禁自矜的道:“小贾果然是聪明,一眼就看穿了此事。”
“是啊!”肖玲不禁想起了那个硬汉贾。
只是一番话就让陛下龙颜大悦,顺带让公主得了大彩头。
包东走后,钱二来寻肖玲。
“要不劝劝公主寻几个幕僚在府中坐镇?”
肖玲摇头,“不必了。”
女人都是这般善变的吗?
钱二不解,“你当时还支持来着。”
“有武阳侯在,公主寻什么幕僚?”肖玲看了他一眼,智商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哪个幕僚比得过武阳侯?”
……
我说怎么推荐票那么少,原来阅读页面没有直接投推荐票的选项了。但在书架里,小说右边那三个点里点开有。求票。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