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p2e人氣言情小說 重返1990笔趣-第一百零一章 劫難分享-5ezsd

重返1990
小說推薦重返1990重返1990
临行前,恰逢龙烟柔找陈东青要设计图纸,陈东青草草回答了几句,便立刻赶往车站。
他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找龙烟柔借钱,但是十万块实在不是小数目,眼下这环境,若是找她借钱,恐怕付出的代价,没那么简单。
我有一把大砍刀
仔细想想,他还是开不了这个口。
坐下午的车,大概可以在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到达庆市。
由于剩下的一些钱和行李都放在了孙姐那里,所以得回孙姐那里一趟。
因为这几天都是工厂过夜,更换的衣服也是带出来的来回几套,想来好像自从和钱大风在孙姐那打完架之后,就好像没有再和孙姐见过面了。
不过也没有什么时间考虑什么了,陈东青赶忙在工厂收拾好东西,便前往孙姐那里。
到了孙姐那的房子,他便直接往里走,正巧在门口见到孙姐失魂落魄地坐着,双眼无神。
“孙姐……你没事吧。”
见到陈东青突然出现在面前,孙姐整个人愣了一愣,然后相当高兴地站起来问道。
我用外挂撩神探
“小陈,你真的没事啊!我这几天好担心你啊!”
“还以为你给警察带走枪毙了!我还在想,是不是我的错……我……”
孙姐竟然是在担心他,陈东青心里一暖,答道。
“孙姐,我没事,早就出来了,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做,等我办完之后,我再来探望你!”
简单安慰了一下孙姐,陈东青便赶紧进了留给他的房间,房间里面似乎比刚刚住进去的时候,更加干净了些。
“你的那个房间,我还给你留了下来,你一直不回来,我就每天看着打扫了一下……”
门外的孙姐,嘟囔着说下了话。
陈东青进屋找了找,东西都很齐全,留在包里的钱,大概差不多有五千块。
他带出来的钱,基本都给工厂花完了,现在能带回庆市的钱,也就只剩下这五千块。
看着剩下的五千块,又看看周围的环境,满不是滋味。
他当初来到年市,还想着怎么帮济一下孙姐,可是……现在这副模样,真是可笑啊!
想着想着,心里不禁冒出了一个念头,万一实在不行,制衣厂恐怕……只能转让出去……
不行!
如果连制衣厂都没了,那可就什么都没了!
他答应了丁会计,答应了工人,他不能就这么负了工人们的心,他这样做,和那些缺德老板有什么区别!
把人骗出来之后,再把这些人转手卖掉。
可不这么做,又怎么能够凑齐这十万块?
想了许久,陈东青还是从那五千块里头拿出了一百块来,转身塞进了孙姐的手里。
“孙姐,这钱就当做我长租你这个屋子,如果这笔钱租的时间到了,就不用再留着了,你就把我这些东西统统变卖了吧!”
还没等孙姐反应过来,陈东青便背上包,往门外闯去,他要去庆市了,如果这一次的困难解决不了,他恐怕以后都不会再见到孙姐了。
孙姐还在后头追着,陈东青头也不回地往车站跑去……此行一回,庆市注定是要有一场风雨。
陈东青在年市商界,卷动的波涛,正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慢慢发酵起来。
……
坐了大半天的车,终于在清晨五点多钟,回到了庆市。
从车上下来,踩到庆市的土地,这个熟悉的地方,并没有给他重返家园的温暖,而是透着阵阵寒意。
十万块,扭转乾坤,应该怎么做?
清晨,路上的人颇少,从车上的人都很少。
被冷风一吹,让陈东青更加不知道该做什么,在车站愣了愣,他便走到之前姨夫给他留的那出租屋。
幸得君
没想到,他一到那里,就发现房间的门锁被换了!
“不是吧,连这里也被换了?”
陈东青看着那个崭新的门锁,便知道……那个所谓的姨夫,那肯定是看他们落魄了,所以把房子收走了。
透过窗户往里面看,里面的东西也都变了个样,原先陈东青的东西,现在已经被清空,一件不留。
看来,这里已经不是他的落脚地了。
想了想,还是去方文杰那里吧!
拎着背包,陈东青又顺着记忆的方向,往方文杰那里赶去。
走过空荡荡的街头,重生前的种种往事在脑子里面闪过,他忘不了自己在打工时候受的苦,在心里默默发誓。
张文博,你这次过河拆桥,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要么你整死我,要么等我缓过气来,给你好看的!
没多久,方文杰的家门,便被敲响。
让陈东青有些意外,门很快就被打开了。
“陈……陈哥!”
来开门的方文杰,两只眼睛都是黑眼圈,看到来者是陈东青,眼睛都亮了。
“东、东青!”
从房里又跑出一条糙汉,定睛一看,原来是刘大海。
“东青啊!咱们几个错了!”
“不是……你怎么改住方文杰这了?”
陈东青这话一出,二人都沉默了一会儿。
“咱们闯这么大祸,房子什么都没了,还不得出来蹭个房,省点钱……”
陈东青往里探了探头,没见到有其他人。
“陆千凡,他自己有房子,接待了几个工人过去住了,说这样也能省点钱……”
方文杰补充着,轻轻把陈东青拉进房门,然后关上了门。
“他说这样,可以省一点工人们的租房费。”
“这哪里能省下什么钱,那好歹是十万块,你这里也就省个零头。”
陈东青随口一说,可把刘大海二人说得郁闷,刘大海皱着眉头,一拍胸口。
“东青,都怪我糊涂,被那张文博给坑了,都是我做的主张,和文杰、千凡他们没多大关系!”
“这怎么能这么说,当初我也有份上那个公司,我也很冲动,要说负责,我肯定也少不了。”
二人一人一句自责,似乎还不尽兴,想要把锅揽到自己头上。
“不不不,都是我非要自作主张,四十台电脑,这么大的数目,就是应该我承担!文杰你不说了,我是主要责任人!”
“不不不,是我说东青可能太忙,我给了你一个错误导向……”
陈东青叹了一气,直接打断二人。
“行,你们俩把锅都背走了,那你们自己想办法还上这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