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obh優秀都市异能 無限之神話逆襲 線上看-第十三卷 第六章 迴歸鑒賞-5ick8

無限之神話逆襲
小說推薦無限之神話逆襲无限之神话逆袭
在张紫清打量包不同几人时,段誉正痴痴的看着王语嫣。
王语嫣见到段誉,面无异色的道:“你也来了。”
树妖 水慕幕
“我也来了。”段誉回了一句,就此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她。
王语嫣双颊晕红,转开了头,但她知道段誉十分倾慕自己的容貌,心下不自禁的暗有喜悦之意,倒也并不着恼。
杏林中站在包不同对面的是一群衣衫褴褛的叫化子,当先一人眼见萧峰到来,脸有喜色,立刻抢步迎上,他身后的丐帮帮众一齐躬身行礼,大声道:“属下参见帮主。”
萧峰抱拳道:“众兄弟好。”
包不同见正主到来,却仍是一般的神情嚣张,丝毫未将萧峰放在眼里,正要开口说话,却见张紫清向他迎上几步,率先开口道:“方才就是你在这放臭屁?”
包不同脸一黑,斜睨着张紫清,道:“哪里来的蛮丫头?恁的没有教养,我与丐帮之人说话,有你什么事?”
张紫清双臂环胸,傲然道:“丐帮帮主是我结义大哥,你上丐帮惹事,那我管不着,但你对我大哥不敬,我便不答应。”
“岂不闻祸从口出,包三先生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莫非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众丐帮中人诧异的看向张紫清,他们也没想到,这位貌美如花,英姿飒爽,且神态间颇有豪气的女侠竟是自家帮主的义妹。
还有人心下暗暗嘀咕,帮主忒也不解风情,如此好女子,娶回家做帮主夫人多好,结什么义啊?
“呵……”包不同冷笑道:“人人都知我包不同一生惹是生非,出口伤人,在江湖上逍遥至今,却也未遭什么祸事。”
“我对乔帮主不敬,那是因为他先对我家公子爷不敬。”
他正说得洋洋自得,忽听得杏树丛后几个人齐声大笑,声震长空。
大笑声中有人笑骂道:“素闻江南包不同爱放狗屁,果然名不虚传。”
包不同立刻反唇相讥:“素闻响屁不臭,臭屁不响,刚才的狗屁却又响又臭,莫非是丐帮六老所放吗?”
杏树后那人道:“包不同既知丐帮六老的名头,为何还在这里胡言乱语?”
话声甫歇,杏树丛后走出四名老者,有的白须白发,有的红光满面,手中各持兵刃,分占四角,将包不同、王语嫣等四人围住。
包不同自然知道,丐帮乃江湖上一等一的大帮会,帮中高手如云,丐帮六老更是望重武林。
但他性子高傲,自幼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一副臭脾气,眼见丐帮六老中倒有四老现身,隐然合围,暗叫:“糟糕,糟糕,今日包三先生只怕要英名扫地。”
但脸上丝毫不现惧色,道:“四个老儿有什么见教?想要跟包三先生打上一架么?”
“为什么还有两个老儿不一齐上来?偷偷埋伏在一旁,想对包三先生横施暗算么?很好,很好,好得很,包三先生最爱的便是打架。”
半空中忽又响起一道声音:“世间最爱打架的是谁?是包三先生吗?错了,错了,那是江南一阵风风波恶。”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众人抬起头来,只见一株杏树的树枝上站着一人,树枝不住晃动,那人便随着树枝上下起伏。
那人身形瘦小,约莫三十二三岁年纪,面颊凹陷,留着两撇鼠尾须,眉毛下垂,容貌十分丑陋。
张紫清本就在找机会动手,刷一刷名气与声望,是以刚才故意跟包不同挑衅,就是想趁机揍他一顿,却被丐帮四个长老的到来打断。
变身漫画家系统
此时又一个送上门来的,她哪里还会客气?
故而等风波恶话音一落,她立刻接道:“不对,不对,世间最爱打架的不是风波恶,而是北海霸剑张紫清,你既然是这臭嘴的兄弟,且先下来打一架再说。”
风波恶两眼一瞪,看向张紫清,哼道:“我风波恶固然爱打架,却从不打女人,姑娘家就该在家相夫教子才对,学男人打什么架?”
萧峰心下暗道:“你该庆幸这话不是当着灵鹫宫那帮女煞神的面说的。”
张紫清闻言大怒,指着他喝道:“小瞧本姑娘的人,坟头草都已有三尺高,看打。”
说完这句话,她左脚往后一勾,脚后跟磕到背上剑鞘顶端,那光是剑柄都有八寸长的巨剑唰的一声自剑鞘飞出。
张紫清纵身而起,身在半空,右手一抄,巨剑已然落入掌中,让丐帮四位长老及众丐帮弟子骇然的是,那一看就极重的巨剑,张紫清竟只是单手握持。
那纤纤玉手握着一把门板似的巨剑,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她跃过数丈距离,巨剑高举至头顶,一招力劈华山对着树上的风波恶狠狠斩下。
风波恶见此神色也凝重了几分,脚尖一点,避了开来。
“唰”
“哗”
人群顿时耸动,一片哗然,段誉与王语嫣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一幕。
只见张紫清这一剑竟从树杈处直直劈下,将那棵跟她腰身一般粗的杏树自当中劈为两半,左右偏倒下来。
包不同暗暗咽了口唾沫,满脑门冷汗,风波恶怪叫一声,声调都变了,“这是什么怪物?”
张紫清落地后,脚下神行百变步法展开,几步踏出便已趋近落地的风波恶,巨剑横斩而出。
风波恶身子后仰,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一斩,而在巨剑掠过的瞬间,那带起的恶风令他头皮都是麻的。
张紫清巨剑掠过风波恶,竟似乎毫不受惯性牵引,又反手一剑斜斜下劈。
骇得风波恶双脚拼命蹬地,向后急退,意图拉开距离。
张紫清占得先机,哪里肯让他安然退却,脚下步法变幻,始终不离他身前数尺之地。
手中巨剑也没有什么精妙的招式,就是横斩竖劈斜撩,却施展得十分流畅,毫无阻滞之感,风波恶只要稍有不慎,便会被一剑两段,魂归袅袅。
一时之间,风波恶被追杀得上窜下跳,活像个表演杂技的猴子。
这还是张紫清刻意留手的结果,否则他早就饮恨剑下。
那边包不同跟王语嫣几女看得大是焦急,王语嫣忍不住开口指点道:“风四哥,她的大剑要发挥威力,需保持一定距离,对付她须得近身。”
风波恶闻言几乎想吐血,没好气的回道:“说得容易,她剑势如行云流水,密不透风,步法也精妙绝伦,怎么近身啊?”
“嘭……咔嚓……”
“啊……”
便在此时,风波恶一声惨叫,跌翻在地。
因为全神贯注闪避张紫清巨剑去了,谁知这次她一剑斩空后,竟没有再如之前那般再接下一剑,而是借着挥剑的惯性一个旋身,修长的右腿如长鞭一般甩出,正中他腰肋之处。
一声脆响,他的肋骨不知断了几根,这依然是她腿下留情的结果,否则以她那人型凶兽般的巨力,若是全力一腿,别说肋骨,恐怕连脊柱都得断成两截,整个人打个对折。
“啊……风四哥……”
“二姐手下留情。”
“二妹住手。”
巨剑堪堪停在风波恶脑门上方,风波恶额头上汗如泉涌,看着那近在咫尺的剑锋,哪怕肋间痛得要命,却也一动都不敢动。
“放心,我没打算杀他,吓吓他而已。”张紫清巨剑斩下时,王语嫣三女、段誉、萧峰齐齐叫出了声。
张紫清原本也没打算杀了他,她顺势收回巨剑,嚓的一声插在了风波恶脑袋边,蹲下身道:“如何?姑娘家能不能打架?”
风波恶虽然败了,且败得很难看,但依旧十分硬气,闻言冷哼道:“技不如人,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张紫清无奈的摇摇头,伸手点了他的穴道,双手一边伸向他腰肋间,一边道:“别傻了,我爱打架,却非嗜杀之人,否则这把剑下焉能有活人?如此一来别人就不会叫我北海霸剑,而是北海魔剑了。”
“咔嚓”
“唔”
风波恶脸皮一抽,那边包不同原本想上前,结果发现她是在给风波恶接骨,便止住了脚步。
风波恶的肋骨断了三根,张紫清一一接好了,这才解开他穴道,站起身道:“三个月内不要再动武,否则断骨再错开,有你好受的,伤筋动骨一百天,老老实实养着吧!”
旁边的丐帮中人看得连连点头,这姑娘武功绝高,为人却极为仗义,是我辈侠义中人,难怪帮主会与她结拜。
萧峰与阿朱却是心下暗赞,真人手下都是人才啊!
张紫清起身后,转而看向包不同,道:“现在轮到你了,你不是对自己未遭什么祸事而洋洋自得吗?今日便来好好学学祸从口出的道理如何?”
众丐帮中人皆满脸戏谑的看向包不同,他一张丑脸涨得通红,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阿朱见此主动开口道:“这位姐姐,包三哥只是爱与人斗嘴,却并无什么坏心,还请姐姐莫要与他计较。”
张紫清秀眉微挑,对阿朱展颜一笑,道:“美女总是有特权的,既然妹妹开口,那我就看你面子不与她计较。”
对于张紫清这句“美女总是有特权的”,段誉是举双手双脚赞同,不愧是二姐,知己啊!
阿朱对她抿嘴一笑,道:“多谢姐姐。”
张紫清拔起巨剑,走回萧峰身旁,也不还剑入鞘,就此拄剑而立。
包不同几人连忙上前小心的扶起风波恶,便在此时,东方杏子树后奔出五六十人,都是衣衫褴褛,头发蓬乱,或持兵器,或拿破碗竹杖,均是丐帮中帮众。
跟着北方也有八九十名丐帮弟子走了出来,各人神色凝重,见了萧峰也不行礼,反而隐隐含有敌意。
萧峰见正剧情开始,当下对包不同与风波恶道:“包三先生,风四先生,今日我丐帮尚有帮务要处理,两位请便吧!”
包不同叹了口气,扶着风波恶转身往林外行去,口中吟道:“走吧!走吧!技不如人兮,脸上无光,再练十年兮,又输精光,不如罢休兮,吃尽当光。”
这几句话一出口,倒也有了那么几分潇洒之意,让众丐帮弟子对他们改观不少。
原剧中风波恶未受重伤,与包不同各自施展轻功离去,走得较快,这才只留下了王语嫣几女。
然而这次风波恶受伤,只能缓步而行,便没能走掉。
东首丐帮之中,忽然走出一个相貌清雅的丐者,板着脸道:“启禀帮主,马副帮主惨死的大仇尚未得报,帮主怎可随随便便的就放走敌人?”
这几句话似乎相当客气,但神色之间咄咄逼人,丝毫没有下属之礼。
之后的事便是真正的丐帮内部事务了,张紫清虽间或插几句言,刷刷存在感,却也没再贸然动手,让剧情按照原剧情走了下去。
轮回者跟罗长风这个穿越者可不同,他们不一定非要改变剧情,只要能获取好处,跟着剧情顺势而为反而更好。
最后萧峰如原剧中一样被曝出契丹人身份,就此离开丐帮,张紫清公开表示,无论萧峰是汉人还是契丹人,都是她的结义大哥,这一点绝不会因他的身份改变而变。
随后便跟着萧峰一同离开了杏子林,又跟着他一起经历之后的事,段誉则是因为保护王语嫣而与他们分开。
萧峰本就什么都清楚,自然不会因此而爱上张紫清,若是原剧中的萧峰,那就未必了。
在他最为落魄的时候,坚定的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他又本就是个重情重义之人,莫说张紫清是个大美人,就算相貌一般,萧峰也十之八九会爱上她。
如今的话,就真的只能是兄妹了。
之后的剧情有张紫清保驾护航,也没有其他轮回者敢介入,自然便丝毫未变。
超时空主播 陌清雨
在少林遇阿朱,与之搭上关系,两人早已是老夫老妻,却要演得犹如初见一般,却也是个新奇的体验。
再之后自然便是聚贤庄一战,在萧峰与张紫清赶赴聚贤庄时,那位轮回者口中的“月公子”现身,力挺萧峰。
他还亮出手中七宝指环,以逍遥派当代掌门的身份,命令薛慕华为阿朱医治,因此合情合理的获得了萧峰的感激。
随后月公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仅阻止了聚贤庄血战,还将所有事的前因后果全然曝出,并拿出了充足的证据。
最后慕容博慕容复父子成了过街老鼠,萧峰虽自愿将亲生父亲萧远山的罪孽揽在身上,父债子偿,但群雄却不愿再与他血拼。
他自己本就武功绝顶,更别说还有张紫清这个女煞神在侧。
那位连薛神医都毕恭毕敬的月公子,也是站在萧峰那边,换言之,薛慕华也站在萧峰这边,这还打个屁?
恐怕他们在场之人死光光,都伤不得萧峰一根汗毛。
况且萧峰本就已经够冤,之前那些事全都不是他所做,中原武林人人喊打,他却一直没有下死手打杀过什么人,他们实在没什么理由与立场再与他死拼。
群雄径自散去,阿朱得薛慕华医治,很快便痊愈,自此萧峰、阿朱、张紫清、月华四人一起行走江湖,纵马奔腾,经历诸事。
萧峰与阿朱成亲,之后跟段誉重逢,助他追到王语嫣。
在本次轮回结束时,计划稍稍有变,月华与萧峰阿朱签订了契约,张紫清则是签了段誉王语嫣,六人一齐前往轮回之城。
罗长风的主要目的就是把群员们送进轮回之城,具体谁跟谁签,倒是没有硬性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