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霸衛 愛寫作的江少-第九百二十九章 無懈可擊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霸卫
姬仇的一席话如同天打雷劈一般,落在熊仪心上,在为难卫扬之前,他还百般确认过,此事与晋侯的确无关,方才放下心来。
可他早就应该想到,此事怎会与晋侯无关呢,姬还再怎么说也是姬仇的儿子,他从大牢里逃离,姬仇难辞其咎。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霸衛 起點-第九百二十九章 無懈可擊看書
“晋侯,您完全没必要因为卫侯立下功劳一事而这般庇护他,公私赏罚分明…”熊仪还试图自圆其说,可显然,他现在的一番话已然是站不住脚了。
“楚君,此事卫侯为照顾吾之颜面,本不想在众人面前提及,可您刨根问底,这般为难卫侯,吾若不出面替他解围,也愧对王上封我为方伯,身为诸侯之长,明是吾之责任,吾却让卫侯这等小辈来承担,吾心中实在过意不去。”
看似未说些什么,实则是在指摘熊仪多管闲事,他本意是想让姬宜臼撤回对卫扬的封赏,可谁曾想到,就连晋侯姬仇都当着众卿士的面这般维护卫扬,况且晋世子姬还是姬仇的儿子,若再针对此事不依不饶,倒也说不过去了。
“晋侯,您…”
“楚君,若您还有什么疑问,但说无妨,我一定会解释清楚,也好给卫侯一个交代。”
“这…”
颇为坚定的一席话可谓是无懈可击,即便是熊仪,此时也被怼的哑口无言,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只得悻悻退场,回到自己位置上。
众人见状,纷纷替卫扬打抱不平起来:“这楚君也真是的,压根就没弄明白事情就当着众人的面为难卫侯,还好晋侯替其解围,否则,只怕又被这楚君给诬陷了。”
“这能叫诬陷吗,吾明明是想给天下人一个明确的解释,也好让天下人看明白卫侯的为人…”
“那楚君,您现在看明白卫侯的为人了么。”姬仇的语气冷冰冰的,卫扬明明是照顾到他的颜面,才故意把晋世子姬还逃离大牢的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可谁曾想到,这位楚君熊仪明知姬还是姬仇的儿子,还故意当着众人的面这般嘲讽卫扬。
岂不是既没有把卫扬放在眼里,亦没有把熊仪放在眼里。
却见姬仇走上前,面向卫扬,拱手一揖,赔礼道歉,言道:“卫侯,此事是吾之过也,给您添麻烦了,在这儿,吾向您赔个不是。”
卫扬见状,忙回揖道:“晋侯此言差矣,攻打携地一事,您立下首功,看管晋世子不力,是吾之过,与您并无关系。”
“荀成身为天下名将,是吾之臣也,他之所以会铸下大错,吾本应该早点料到,却直至今日错事酿成,吾方才知晓,实在愧对天子对吾的信任,把方伯之位封给吾,吾却没能尽到诸侯之长应尽的责任,实在是不应该。”
“王上,臣恳请王上废除臣方伯之位,另立他人,方才能给天下人一个明确的交代。”
“这…”
此话一出,众人议论纷纷起来,这可是一件大事,姬宜臼有些发懵,虽说他对姬仇颇为提防,可也从来没想过要废除他的方伯之位,他毕竟贵为方伯,攻下携地城他也获得首功,若废除他的方伯之位,天下间又有何人可堪此重任。
“不行,此事孤绝不同意,方伯是诸侯之长,没有一定的实力怎能被封为方伯,况且晋世子逃离大牢,也不过是晋侯您的家事罢了,至于方伯之位一事,仍是您的。”姬宜臼猛地站起身,厉声斥道。
“王上,臣虽立下功劳,可教子无方,三儿子姬还本是世子,可他却背弃盟约、背叛盟友,还率兵攻打卫国,为天下人所不齿,俗话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如今携地城已被平定,乱臣贼子虢公翰与姬余臣二人也被擒拿,天下之势已定,臣这方伯之位也该让出来了。”
“晋侯,这可万万不行啊。”熊仪见状,刚刚才回到自己的座位又忙站出来劝道,“此事是我不对,不该揪着这件事不放,可晋侯您也真是的,怎能因为我的一时之言而乱了阵脚,这方伯之位舍您其谁啊!”
“方伯之位,是交给有功之人,吾与伯儿皆不可得此之位,吾提议,王上不妨把方伯之位交给卫侯,他少年英才,如今又生擒那乱臣贼子虢公翰,立下功劳,在天下人心中也颇有一席之地。”
“王上,此事万万不可,攻下携地城的大功劳是属于晋侯的,臣不敢与其争抢,况且臣年纪尚轻,才刚登上卫侯之位,即便是晋侯把这方伯之位让给臣,臣恐怕也难以服众。”卫扬很清楚,姬仇好一招自圆其说,目的就是让其陷入众矢之的。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霸衛 起點-第九百二十九章 無懈可擊看書
他若是欣然接受这方伯之位,恰好是踩入了晋侯挖好的陷阱之中,这方伯之位可非同小可,没有一定的实力与名望,贸然登上方伯之位,只会被天下人鄙夷。
既然晋世子逃离大牢的消息已经传达,卫扬的目的也已达到,倒不如趁早撤退,方为上上之策,可显然,姬仇并不是这么想的,他倒是想直接把方伯之位让给卫扬。
可没有一定的实力来匹敌这方伯之位,仅凭卫扬的实力,若登上这方伯之位,只怕惹来众人非议,卫国实力本就弱小,登上这方伯之位非但没有帮助,反而会适得其反。
“王上,卫侯也是有功之臣,臣虽然立下功劳,可世子姬还从卫国大牢逃离,臣难辞其咎,这个责任必须是臣来承担。”
“晋侯此言差矣,我已派人去找寻世子殿下的下落,还望您莫要多言。”
两位诸侯当着天下卿士的面对此事争论起来。
姬宜臼见状,忙摆摆手,言道:“两位卿士莫要争论此事,此次攻下携地城,两位卿都立下汗马功劳,皆是有功之臣,晋侯。”
“臣在。”
“攻下携地城您为首功,就算世子姬还从大牢逃离,您也是功高于过,孤怎能废除您的方伯之位,恰恰相反,孤还应该赏赐您,否则若传了出去,天下人还以为孤赏罚不明,为难有功之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