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超能仙醫 愛下-第八百八十六章 不殺人,卻誅心!鑒賞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扑通!
四人落地的声音,沉闷如鼓,令人心悸。
唐天策脸色间的得意当即消散,转化为一股莫大的阴戾。
“你疯了吗!”
優秀都市言情 超能仙醫 ptt-第八百八十六章 不殺人,卻誅心!相伴
一掌在座椅扶手处按出个深邃的掌痕,唐天策霍然起身,目露震怒,“你可知,这四人是武者界难得的后起之秀,天骄之才,而你竟然趁切磋时,对他们断手断脚,难道你想成为整座武者界的公敌吗?”
将那把寒剑背负身后,唐锐平静回望过去:“武者交手,难免损伤,难道天策长老连这一点都想不通透吗?”
“你!”
唐天策全然没想到唐锐这样理直气壮,一口气积郁胸口,毫不难受。
下一刻,径直转身望向陈玄南:“陈战王,此子歪曲事实,行为不端,实非我唐门之风,还望陈战王莫要怪罪……”
“不是唐门之风啊?”
陈玄南露出个玩味的笑容,说道,“我本以为,那四人以不耻手段偷袭,理应严加惩戒,既然你说这并非唐门之风,那我倒是觉得,唐门中人该向这位四公子多学习学习。”
这话一出,顿时把唐天策狠狠噎住了。
犯错的明明是唐锐,为何还受到了陈战王的夸赞?
还是说,陈战王此话另有深意?
唐天策揣摩片刻,试探问道:“难道战王也认可他说的难免损伤一事吗?”
“战斗本就如此,难道你认为这是一场儿戏?”
“这……”
再次被噎了一句,唐天策眼中闪过尖锐,“我明白战王的意思了。”
尽管他还不能完全揣度出陈玄南的意思,但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在这演武场之内,他可以尽情出招,哪怕把唐锐打成重伤残废,这都不算越距。
嗡!
一声清越剑鸣,自唐天策袖口,竟是喷出一把火红长剑,剑锋掠过长空,留下一道妖异的红色。
既然是面对一品强者,他自然也要动真格的了。
眼看那把妖红色长剑越发逼近,唐锐振臂一摆,以寒剑格挡,只是两件兵器交击的一瞬间,他的面容终有了些许变色。
妖红长剑的压迫感十足,显然不是凡品。
竟是一件玄级兵器!
这还是承影与修罗双刀之后,唐锐所遇到的第一件玄兵!
“好剑。”
唐锐吐出二字,随即又不屑摇头,“可惜,你配不上它。”
唐天策险些被他气得吐血。
等不及妖红长剑弹飞回来,唐天策身子欺近,于半空中接住长剑。
精华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討論-第八百八十六章 不殺人,卻誅心!分享
可剑一入手,就让唐天策勃然变色。
整把剑都在疯狂震颤,那股频率延伸到手臂之上,竟让他的肌肉都感到一丝丝麻痹。
唐锐那一格挡,不止消去了他的力量,更给出强盛于他的反击!
这不可能!
用力扼住持剑的右手,强压这股震颤,紧接着,唐天策舞动层层剑花,好似一把移动的剑幕,朝着唐锐推进过来。
这是他的成名杀招,数年来,不知有多少强敌面对这一招,被绞杀在这一重剑幕之内。
唐天策相信,即便他在境界上不如唐锐,但凭借这一招,完全可以越级杀人。
“自以为做了四公子,就能肆无忌惮,还能让你的身边人,鸡犬升天?”
“断了这个念想吧,唐门不会容你,我离火长老唐天策,亦不容你!”
“有种的话,就给我吃下这一招,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剑幕之后,是唐天策充满威严的沉喝声。
他担心唐锐有意闪避,不惜用言语刺激,好让唐锐头铁接下这一剑。
他等不及让唐门去治唐锐的罪了,此时此刻,他就要借战王之意,对唐锐赶尽杀绝。
顷刻间,那一重剑幕便压迫到唐锐面前。
唐天策几乎预见到,唐锐的手臂身体被绞入剑幕,血肉翻飞,骨裂错节的景象了。
就在这时,他听见了一道出离冷静的回答。
“好。”
只一字,竟带着一股诡异的力量,让唐天策从头到脚,如瀑浇灌。
接着,那重遇佛斩佛,见鬼杀鬼的无敌剑幕,突然如同高速运转的齿轮遭遇卡壳,毫无征兆的停滞下来。
唐天策的瞳孔蓦然瞪大。
一柄七尺寒锋直刺过来,不仅阻断了剑幕运转,更精准无比将他的手腕割断,猩红的血液汩汩流下,那刺目的颜色,让唐天策只顾得震撼,竟一时忘记了疼痛。
他最引以为傲的招式,被唐锐轻而易举破解。
而且,他还落得与那四位天骄相同的下场。
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知道你在陈战王这里,都领悟了哪些心得。”
唐锐把寒剑信手丢弃,淡声开口,“但凡你稍微动动脑子,就应该懂得以你的修为,并不适合发动这种华而不实的招式,假若你把那一重剑幕当做虚晃,将真正的杀招藏于其中,刚才那次交兵,至少会被你多拖延十秒钟。”
唐天策脸色本就难看,此刻更是青绿交接。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然在指导他剑招中的不足,而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唐锐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无比正确。
如果是在这之前,他得到了这句指导,再拿出几个月的时间倾注心血,一定能够克服这其中的软肋。
然而,这只能是如果了。
唐锐斩断了他惯用手的筋脉,纵使请来五大隐族中宋家的诸位神医,也不可能百分百的还原。
换言之,他知道了如何提升自己,却在很长的一段岁月里,只能停留在知道的这个阶段。
唐锐之所以会告诉他,也是让他尝一尝这种无能为力的痛苦。
此举,虽不杀人,却可诛心!
“看样子,四公子已经指正了你的问题,也就无需我再多说。”
陈玄南抚掌微笑,看向了唐锐问道,“四公子为我奉献了一场精彩的战斗,作为奖励,如若唐门那边的麻烦不好处理,我愿以战王之名,帮四公子说一说话。”
“战王有心了。”
唐锐笑了笑,旁若无人开口,“那本就是一场误会,已经都解决差不多了,玄镜长老人没死,我也不会被追究什么责任……”
“什么!”
唐天策声调骤然拔高,顾不上为自己止血,飞快拿出了手机。
当他拨通一串号码,脸色很快就惨白如纸。
唐玄镜不仅活的好好的,还与唐万重一起,揭穿了唐三雄的整个计划!
只是这有没有涉及到他和唐烈,那就不得而知了。
也正因如此,才让他心中的那根弦,绷到极致!